试从佛法角度解释强迫症的发病机制

(上海盖德神经症研究中心,上海200063  东振明)

摘要:强迫症的发病机制至今还不是非常清楚。研究者分别从心理学、生物化学、脑电生理、影像学、遗传学等角度说明强迫症的发病机制。每一种解释都为强迫症的临床治疗提供了理论依据和指导。同时,每一种解释也都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这也使得强迫症的治疗效果受到一定影响。为了提高强迫症的治疗效果,本文在回顾了几种主要的心理学解释之后,尝试从佛学的角度对强迫症的发病机制作出解释,并以此来指导正念行为疗法的实施。以期为强迫症的临床治疗提供一种新的视角。
关键词:佛法、强迫症、我执、法执、我、我所、我所执、因、缘、痴、贪、瞋、正念体悟疗法
1. 引言
强迫症的发病机制至今还不是非常清楚,我们可以从多种角度解释强迫症,比如强调基因因素、生化因素、社会环境因素等。不同的理论解释会导致不同的治疗方法。每一种对于强迫症有效的治疗方法都需要建立在对强迫症发病机制的理论解释基础之上。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开始到最近几十年的生物学研究,对强迫症发病机制的探讨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本文在总结以往对强迫症发病机制的心理学解释的基础上,尝试从佛法的角度对强迫症的发病机制作出解释,并以此来指导正念行为疗法的实施。以期为强迫症的临床治疗提供一种新的视角。
2.有关强迫症发病机制的心理学解释
强迫症是一种发病机制十分复杂的心理障碍,至今还没有一种解释可以让所有人信服。不同的心理流派都对强迫症提出了自己的理论解释:
2.1精神分析学派的解释
经典的精神分析理论认为强迫症状来源于攻击和性本能的无意识冲动,这种冲动能潜在性地导致极端的焦虑,然而,通过压抑和反向形成可减轻这种焦虑(王国强、张亚林、杨世昌,2006)。另外,精神分析理论还认为强迫症与其使用不恰当的心理防御机制密切相关。(林雄标,胡赤怡,胡纪泽,2002)。
2.2行为主义的解释
    行为主义对强迫症发病机制的解释主要是Mowrer的二阶段理论。该理论认为强迫症形成的第一个阶段是:一个中性事物由于条件反射的作用而具备了使个体痛苦焦虑的能力。第二个阶段是:某些行为由于成功地缓解了这种痛苦和焦虑而得到负强化,从而一直保持下来。
2.3 认知-行为理论的解释
强迫症的认知-行为解释是将认知理论和行为主义理论结合起来解释强迫症的发病机制。认知理论认为,一个闯入性想法会不会成为强迫思维和这个想法本身无关,而是取决于个体对这个想法的认知评价。并且这个想法成为一种要采取行动的指令,接着就出现了一些行为,对患者来说这些行为可以压抑或抵消强迫思维,减轻了负责任的感觉,这样焦虑也随之减轻,由于负强化的作用,便逐渐形成了强迫行为,并长期持续存在(金洪源, 赵 岩,2006)。
2.4森田的解释
  森田正马博士于提出了“起病=素质×机遇×病因”的学说。简单的说,一个具有疑病素质的人由于某种契机把一些正常人都会体验过的正常现象认为是异常的病态现象,并且想方设法地去改变它消除它,通过精神交互作用而进入恶性循环,结果发展成为强迫症(或其他神经质症)。
2.5对上述几种解释的评述
精神分析学派过度强调性创伤以及对性和攻击本能的压抑的观点,在临床实践中没有得到确证的支持,很多强迫症患者并没有经历过这些。而且到目前还没有对照研究证实动力性心理治疗或精神分析治疗对强迫症的核心症状有效果(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07)。行为主义的二阶段理论模型中的第一个阶段也没有证据证明是正确的。认知行为理论虽然弥补了一些行为主义的不足,但其更强调改变想法的内容而非改变和想法的关系,没有考虑到元认知的作用。而且已有证据显示认知行为治疗导致的临床改善往往发生在假定的认知要素被充分改变之前(Hayes, Follette,& Linehan,2004/2010)。认知行为理论也没有考虑到认知记忆和情绪记忆分别贮存在大脑的不同部位。认知记忆贮存在海马和新皮层,情绪记忆贮存在杏仁核。情绪可以在没有认知的情况下存在。(Young, Klosko,&Weishaar,2003/2010)。森田的解释问题主要出在其对实际治疗的指导上。经典有效的森田治疗是住院式治疗,至少要40天的时间。这对于很多强迫症患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困难。另外,森田疗法更适合于单纯的强迫思维而不太适合于强迫行为。
基于上述原因,笔者尝试从佛法的角度建构一种新的模型,以期可以为强迫症的治疗提供一种新的思路和方法。
3.从佛法角度建构强迫症的发病机制
佛教认为“我”1与“我所” 2是一切世俗分别的基本分别。人们认为“四大” 3“五蕴” 4假合的这个身体里有一个实际存在的起主宰作用的我。有了我的存在,很自然的就会有我所(我的)的存在,我的身体、我的健康、我的寿命、我的财物、我的地位、我的荣誉、我的家人等等。同时人们还认为这些我的东西(法5)也是真实存在的。由于认为我的东西是真实存在的,就会对我所产生执著,就是我所执6。所以人们很自然的就会重视自己的身体健康、家人的身体健康、财物和名誉等等。再加之人们对“无常”没有正确的认识和体悟,就会希望我和我所有的东西一直保持这样,或者只能往好的方向发展不能往不好的方向发展。由此对失去现在的我和我所产生焦虑情绪。如清洗型强迫症是对生病和死亡的焦虑,这是怕丧失我的健康和我的生命。检查型强迫症是对丢失财物的焦虑,这是怕失去我的财物。再如强迫意向,是害怕冲动行为造成我的身体的丧失。穷思竭虑型强迫症是对“六尘” 7当中“法尘”8的执着,认为应该想明白这些问题,以及如果想不明白“我的某些东西”就能实现或者“我的某些东西”就不能实现这种对“我的东西”的执著,等等。都是对我所的执著。其他类型的强迫症也都是由于对我所的执著,在此不做累述。
普通人都有 “我所”和“我所执”,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得了强迫症。这说明“我所”和“我所执”只是强迫症的一个“因”9,真正发展成为强迫症还需要其他的 “缘”10 。一个内缘,是指个体的痴11、贪12、瞋13  。一个外缘,是指个人所遭遇的应激事件,应激事件可以是急性应激也可以是慢性压力事件,包括学业压力、人际矛盾、各种丧失、搬家、升学、考试失败、怀孕、生育等等。
人们为什么会产生“我所”和“我所执”呢?这是因为有“我执14”和“法执15”的存在。“我执”分为“俱生我执”和“分别我执”,“法执”也分为“俱生法执”和“分别法执”。其中“俱生我执”和“俱生法执”是与生俱来的,类似于我们所说的遗传因素。“分别我执”和“分别法执”是后天习得的,类似于我们所说的后天教养方式。
综上所述,强迫症是由于我法两执进而产生我所和我所执,在处在特定的情境中时由于无明贪恚的作用而发展形成的。这个过程可以用图1表示:
下面试用检查型强迫症阐明上述过程。检查型强迫症以反复检查为其最主要的症状表现。检查的对象可以包括:门、窗、煤气、电源、离开一个场所、签名等等。这类强迫症朋友害怕失去“自己”目前所拥有的“东西”。一种是害怕失去外在的财物。比如检查门窗是怕小偷进来偷走自己的东西;离开一个地方检查是怕自己的财物丢在这个地方。一种是害怕失去工作或者人身自由等。如检查工作的文档是害怕发生错误而导致失业;离开办公室检查电源是怕发生火灾自己会坐牢,等等。可以看出这里是对 “我所”的执著。这些执著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有,这只是强迫症产生的一个因,还需要下面的缘。这类强迫症朋友大部分都是经历过某些应激事件(如自己曾经由于不小心丢失过某些东西,或者通过其他途径听说过其他人丢失过某些东西)。由于上述因缘,现在处在某些特定情境时,就会出现强迫检查,过程如下:
情境:离开家锁门时
自动想法:门可能没锁好,导致我的东西被偷。
对自动想法的评价:嗯,真的会这样。
情绪:焦虑
行为:反复检查门是否锁好。
当“门可能没锁好,导致我的东西被偷”这个想法出现后,如果个体对它的评价是:“这只是个想法不是事实”那么他/她就不会焦虑也不会反复检查了。但强迫症朋友却认为这个想法是事实。这时个体被这个想法迷惑了,不能看清楚这个想法的本质,而陷入了想法当中,用佛学来解释这是一种 “无明”。(这个过程在正念行为疗法里我称之为“想法认同”)。由于对想法的无明,所以产生了焦虑情绪。个体对这种焦虑情绪又非常讨厌和排斥,这是对不好感受的“恚”,自然的就会去追求平静放松的感受,这是对好的感受的“爱”,由于恚和爱,他/她就会通过反复检查的行为来缓解和消除焦虑感受,去追求平静放松的感受。(这个过程在正念行为疗法里我称之为“情绪驱动”)。至此一个完整的强迫过程得以完成,如果持续时间够长,影响了个体的社会生活功能就发展成为强迫症。
     佛学和正念行为疗法对强迫症的解释对照如图2所示:
4.正念体悟疗法的指导作用
   根据上面的解释:强迫症的“因”是我所和我所执,“缘”是应激事件和痴、瞋、贪。应激事件我们无法控制,所以治疗的目标是破除痴、瞋、贪以及我、我所、和我所执。症状缓解阶段以破除痴、瞋、贪为目标。性格完善阶段以破除我、我所、我所执为目标。正念行为疗法里破除痴的方法是内观想法、破除贪和瞋的方法是内观情绪、破除我、我所、我所执的方法是内观感受。内观想法是复述想法和给想法贴标签,其目的是要把我们头脑里的想法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是要看到想法的本质,分清楚我们应该相信哪些想法不应该相信哪些想法,以此来破除无明。内观情绪是借由基于正念的暴露练习来转变对焦虑的态度,目的是要愿意去经历焦虑而不被焦虑驱使去实施强迫行为和回避行为,以此来破除对不好感受的瞋和对好感受的贪。内观感受是以躯体感受为媒介来认识和体悟到无我和无常,以此来破除对我和我所的执著。
5、小结
笔者对佛法认识浅薄,本文只是一种尝试和探索。文中所涉及的佛法名词多有不同含义,或者在佛教不同宗派都有不同的认识和解释,而我所取的意思只是在世俗蒂的范围内,而且仅仅是取和强迫症能有所关联的意思,因此会有诸多谬误。进一步的研究和完善还需要更多的专业人士一起探索。
注解
1、我:“生命”、“自己”、“身体”,相当于自我、物体自性。指支配人和事物的内部主宰者。
2、我所:我之所有的意思。《维摩诘经》卷五僧肇注:“我为万物主,万物为我所。”
3、四大:指地、水、火、风四种构成色法的基本元素。
4、五蕴:是对一切有为法做的分类,共计有五: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
5、法:法在佛教里有几种不同的含义。我们这里用的法是泛指一切事物和现象,包括物质的和精神的,存在的和不存在的,过去的、现在的和未来的,如说:“一切法”、“三世诸法”等等。
6、我所执:我所執意謂對我所有的一切的執著。
7、六尘:指眼耳鼻舌身意六识所感觉认识的六种境界:即:色香声味触法。
8、法尘:六尘里面的法尘。
9、因:在生“果”中起主要直接作用的条件。
10、      缘:在生“果”中起间接辅助作用的条件。
11、      痴:愚昧无知,不明事理。《成唯识论》卷六:“云何为痴?于诸理事迷闇为性,能障无痴,一切杂染所依为业。”
12、      贪:贪爱、贪欲的意思。
13、      瞋:瞋恨。
14、     我执:亦称“我见”,“身见”。谓对“我”的执着。分为“俱生我执”和“分别我执”。
15、     法执:谓虚妄分别诸法,以为客观外界有独立自存之实体的“谬”见。分为“俱生法执”和“分别法执”。
6.参考文献
林雄标,胡赤怡,胡纪泽. (2002).强迫症病人的心理防御特征及其相关因素的研究.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10(1),14—16
李斌,杨彦春,段明君. (2005).强迫症患者人格特征研究,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19(12),821—823
金洪源,赵岩. (2006).强迫症心理机制的理论述评,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9(6),53—55
王国强,张亚林,杨世昌.(2006). 强迫症病因病机的临床辨证思考.临床心身疾病杂志, 12(1), 67—69.
周云飞, 张亚林 ,雷 英 ,胡纪泽, 刘 妹, 张春玲 ,等 (2005).强迫症的人格特征研究.临床心身疾病杂志,11(2),138—140.
Bach,P.A.,& Moran,D.J. (2011)接受与实现疗法理论与务实 (方双虎,王维娜 译).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94—97.(2008).
Hayes,S.C.,Follette,V.M.,&Linehan,M.M.(Eds). (2010). 正念与接受认知行为疗法第三浪潮(叶红萍 等 译). 上海:东方出版中心.3.(2004).
Menzies,R.G.,& Silva,P.(Eds). (2003).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Theory,research and treatment. Hoboken: John Wiley and Sons,Ltd, 275-290.
Practice guideline for th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Arlington, VA: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07.
Young,J.E.,Klosko,J.S.,&Weishaar,M.E. (2010).图式治疗:实践指南(崔丽霞 等 译).北京: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27-28.(2003).
任继愈. 主编.宗教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2009).

https://jizzrain.com/

Leave a Reply